多元化解促和諧 浙江省湖州市全力構建爭議預防調處體系

2018-11-02 09:32:30來源:人社部網站

日前,在浙江省湖州市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的調解室內,十余名職工在簽署調解書。“多虧仲裁院工作人員做了那么多工作,我們才能順利拿到補償款。”其中一位職工邊說邊在調解書上簽下名字。這是湖州市仲裁院日常工作的一個縮影。


近年來,湖州市在勞動人事爭議調處工作中采取多元參與的工作模式,構建起多層次、階梯式勞動人事爭議預防調處體系,全面提升爭議處理效能。


多元化解 “穩”在基層


今年4月,湖州市一家企業因生產線關停引發集體勞動爭議。案件處理過程中,湖州市仲裁院工作人員引導企業管理人員核清工資數額,及時向職工出具欠條。在所屬街道調解組織的主持下,企業和職工達成了調解協議。隨后,仲裁院對調解協議進行仲裁審查并置換仲裁調解書。該起糾紛在10日內得到妥善化解。


為暢通維權通道,湖州市推進基層勞動糾紛多元化解機制建設。該市建立鄉鎮(街道)勞動糾紛多元化解中心,由工會、司法所、派出所及人力資源社會保障服務中心等多部門共同參與。


多元化解中心內設勞動人事爭議調解、勞動保障監察及仲裁派出庭等辦案組織,實行“一崗三員”工作模式。工作人員同時承擔調解員、監察員及仲裁員職責,對屬地發生的勞動糾紛,調解時發現有違法問題,及時按勞動保障監察程序責令改正;對調解無法化解的,及時通知當事人轉入仲裁程序,實現了發現在第一時間、處置在第一現場、穩控在第一防線的目標。


同時,湖州市公開選聘律師、法學專家、企業工會干部等作為兼職仲裁員、兼職調解員,引入社會力量參與勞動糾紛調處工作,并建立工作考核及辦案補助制度。


今年前三季度,該市基層多元化解中心調處勞動爭議3028件,占勞動爭議案件總量的63.8%,大量勞動糾紛就近就地得到化解。


讓調解貫穿爭議處理全過程


“都說打官司費時耗力,幸好仲裁員耐心地幫我們調解,總算順利拿到了賠償款!”因交通事故受傷并被認定為工傷的小李對仲裁員充滿了感激。原來,小李所在的用人單位對工傷政策認識不準確,覺得只要繳納了工傷保險費就不用承擔其他賠償義務。雙方多次協商未果后,小李申請了勞動爭議仲裁。仲裁員耐心地向當事人解釋相關法律規定,并提供法院判例給雙方參考,最終讓他們握手言和。小李拿到了停工留薪期工資、一次性傷殘就業補助金共3萬余元。


湖州市堅持將調解原則貫穿于爭議處理全過程,依托鄉鎮(街道)調解組織開展建議調解、委托調解,形成了“基層先行調解、法援引導調解、仲裁指導調解”的工作模式。


案件進入仲裁程序后,該市實行“六必調”機制,即受理接待時必調、立案審批時必調、庭審開始前必調、庭審結束后必調、裁決書審核時必調、文書送達前必調,充分發揮調解定紛止爭的優勢。


同時,該市縮短立案周期、規范終局裁決適用,多措并舉減輕當事人的勞動維權訴累。


今年前三季度,該市調解辦結勞動爭議1349件,調解率達84.8%。


“以案說法” 事半功倍


“走進仲裁庭,我旁聽了案件庭審,對勞動爭議預防處理工作有了直觀感受,從事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工作還要不斷學習法律知識。”近日,湖州市一家企業的人事經理參加了仲裁庭審觀摩活動,對審理過程印象深刻。


湖州市堅持辦案與普法相結合,擴大宣傳效果。該市每年開展“仲裁開放日”活動,邀請企業有關負責人及職工代表旁聽仲裁庭審,進行以案說法。


同時,從今年6月25日起,湖州市全面推廣實施仲裁案件要素式審理。他們通過引導當事人填寫案件要素表,確定爭議焦點問題,仲裁員提前了解案情,有針對性地組織庭前調解,圍繞爭議焦點組織庭審,極大節省了庭審時間。


今年以來,全市各仲裁院舉辦“仲裁開放日”主題活動21次,累計參與活動310余人次,取得了“辦結一案、規范一企、教育一片”的良好效果。


“外送員”送服務化糾紛


“以前解答企業提出的勞動法律問題總覺得心里沒底,自從仲裁院指派了定點聯系指導的仲裁員,街道轄區內的企業一旦有用工管理方面的法律問題,很快就能得到專業解答。”湖州市楊家埠街道的工作人員說。


近年來,湖州市的專職仲裁員變身為勞動法律法規“外送員”。只要轄區內企業有需要,打個電話,“外送員”就會上門提供規范用工、勞動糾紛預防化解等方面的指導。今年以來,該市仲裁員到基層一線駐點服務240余次,開展勞動用工專題培訓39期,參訓人員達5800余人,解答企業勞動用工問題430余個。


“通過與鄉鎮(街道)及重點企業結對服務,仲裁員深入基層開展一對一、訂單式用工指導,有效破除了企業與職工因不懂法導致的誤會與沖突,增進了當事人對勞動人事爭議調處工作的理解與配合。”湖州市仲裁院有關負責人表示。


今年以來,該市仲裁員到基層一線駐點服務240余次,開展勞動用工專題培訓39期,參訓人員達5800余人,解答企業勞動用工問題430余個。

責任編輯:zhaoyang
网上赌博平台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